【黄叶】有五次黄少天想对叶修告白,前四次都失败了。

*架空AU,傻,甜,没有别的了。

两个月前写了一大半,一个结尾卡到现在,肝完论文总算有灵感补全了OTZ



黄少天的佩剑冰雨坏了。

作为荣耀大陆第一剑客,黄少天惯用的“妖刀”冰雨在荣耀兵器谱中也算排得上前列,自然没那么容易受损。而他为人虽然大大咧咧,但对爱剑却是爱护有加,无微不至。

因此,冰雨剑的折断变得颇为蹊跷——无任何刮痕与损伤,断痕清晰平滑。而黄少天每夜休憩必将冰雨放置于枕边,从熟睡的第一剑客身边夺走他的爱剑,无声无息地毁坏后又物归原主,不论哪一点都不是什么简单事。

黄少天醒来后看到碎成两半的冰雨,心也要碎了。

他连蓝溪阁的早茶都顾不上吃,一路狂奔到兴欣,熟门熟路地翻过了矮墙,踹开了某间屋子:「叶修你赶紧起来!出人命了!」

被惊醒的男子慢悠悠坐了起来,揉了揉后脑勺上翘着的几撮毛,半眯着眼逆着光打量来人:「黄少天你要是再一惊一乍,信不信我立马让你跟你那宝贝冰雨一个下场?」

「我靠你怎么知道冰——我错了,您先起床!!」看着叶修一副要把自己给吃了的表情,黄少天把话全憋了回去,他把冰雨拍在桌子上,垂头丧气地进了院子。

等叶修收拾好自己,拿着冰雨进了院子时,黄少天已经蹲那儿当了半天蘑菇了。

「你这个剑的断法的确蹊跷。」叶修握紧刀柄,把冰雨从刀鞘里抽出来,断裂面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着细碎的光,「断面太平滑了,不像是被人为破坏的。而且据我所知,你这冰雨的材质也不是普通的铁,硬度和韧性都是一流的,没那么容易断吧?」

「老叶你说这我都知道啊!我现在不想它到底怎么断的,就想知道怎么修好。」黄少天凑了过来,半个真情实意地扯着叶修的袖子,「冰雨它跟我出生入死多少年,我现在没老婆,它就是我的真命啊!」

「……还挺真爱啊?」叶修意味深长地瞅了一眼对方。

黄少天少有地梗了一秒,他忘了半个月前他才跟叶修告白过,当时对方带着一脸“我不搅基”“滴兄弟卡”的无奈与错愕,他一怂就跑了。结果今天冰雨断了,他急得慌,赶紧跑过来找“告白被拒对象”,还真情实感地表达了自己对佩剑的爱。

太羞耻了,黄少天想继续当蘑菇去。

「得了啊,一句玩笑话至于吗?我又不是小孩子,能当真吗?」叶修收起了嘴角的一抹笑意,少有地板起了脸,「说实在的,你知道冰雨的真正来源吗?」

听见叶修这话,黄少天刚想悲愤,悲愤对方觉得自己说的是玩笑话,感觉前不久自己那般肺腑之言都喂了狗。但听见后面对方紧跟的发问,他又回过了神儿:「我师傅说锻造冰雨的精铁取自几千年前砸在蓝溪阁后院里的那个陨石,水取自天山……」

「老魏就这么胡扯的?」叶修用看智障的表情盯着黄少天,「那把冰雨明明是从路边摊买的,没花多少钱,剩下的钱我俩还吃了一顿大排档。」

「老叶你可别胡说啊!我师傅虽然不怎么、呃、经常不靠谱,但他没必要骗我啊!」黄少天难以置信,「我会在乎我这把刀的出身是不是很炫酷、是不是很配我的身份吗?我是那种人吗?」

叶修继续维持当下的表情盯着黄少天,他的眼睛左一个右一个分别写着“你”和“是”两个大字。

黄少天蔫儿了,他干脆自暴自弃了:「就算冰雨是路边摊但是好歹也是我的宝宝,它现在这个模样我心很痛啊!老叶你见死不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我是想问你,你知不知道冰雨为什么被称为'妖刀'?」叶修看着一脸懵逼的黄少天无语了都,「之所以管冰雨叫'妖刀'就是因为这把刀上面有妖,当年我跟老魏把这刀弄了回去就开始四处打听,后来又撞见了卖刀那人,他才说这是把不详之刀。然后我俩就去中草堂求了个符,把妖给封印了,现在刀断了我怕封印也失效了。所以——」

叶修这话还没说完,便察觉出了黄少天的不对劲。从他提及刀妖起,黄少天就有点木楞了,眼睛里神采减了几分,黯然失色的样子。这孩子之前告白时自己什么话都没说,对方就被吓跑了,但好歹杀人流血的事儿也干了不少,不至于被“妖”给吓坏了啊。

「黄少天?黄少?少天?天天?老魏的心尖尖?」叶修伸出手在黄少天面前比划了几下,突然被对方抓住了手。

“黄少天”神色冷漠,浑身上下无不透露着苏沐橙喜欢看的言情话本里男主的霸道气质。

「你是谁?」叶修动了动手腕,发现面前这熊孩子手劲儿还不小,他挣扎了几下无果只好放弃。

「在下夜雨声烦。」男子回答,抬眼望向叶修时流露出几分锋利的光。

「……」叶修瞪着眼打量了几眼“黄少天”,然后叹了口气,「你说说你,被一把刀魂穿了,老魏找我算账我可该怎么办啊!」



只要对黄少天这个人稍微有点了解,看见他现在这个模样,估计所有人都会认为他的的确确被魂穿了。

被刀妖附身后,黄少天就化身成一个真正的安静的美男子,维持一个坐姿冷冷地盯着叶修,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场。在加上他本来就生的俊朗,气质恬淡了,更显现出剑眉星目的意味来。

别人没见过,叶修也觉得稀奇,但他看着黄少天这强大的气场,怕哪句话戳了对方,然后暴起把自己砍死,也没几分兴致调侃。

两人大眼瞪大眼了小半会儿,叶修终于憋不住了:「那个啥,我想问一下,你现在还是少天吗?」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黄少天”面色沉稳,眼睛里古井无波。

「……你还要跟我讲玄学是吧?」叶修擦汗,「我的意思是,现在少天还能听到我讲话吗?在你控制他身体的时候。」

「暂时不能。」“黄少天”说,「他现在精神比较脆弱,所以精神力强的我掌握了这句身体的控制权。」

「也就是说,冰雨的封印解开后,你……呃,夜雨声烦也脱离了休眠,趁着少天精神薄弱时控制了他的身体?」叶修问,「这么做有意义吗?」

「有意义。」夜雨声烦绷直了身子,「灵魂脆弱的人没有资格使用冰雨,我作为冰雨的守护神自然要为了使其发挥最大化作用不惜一切代价,其中当然也包括当宿主不够强悍时,夺取本人身体的使用权。」

「……」你们刀妖还挺霸道的,还好却邪和千机伞都是宝宝。看着黄少天这张脸,叶修还是有点难以接受安在对方身上的“安静美男子”设定。不过他倒是明白了,之前多少年夜雨声烦没作妖,不只是他和魏琛去中草堂求的那个符的作用,更为重要的是黄少天本人强大的意志力阻碍了刀妖施展能力。所以近期冰雨的断裂也不只是封印的问题,黄少天自己的精神状况也占了不少份额。

「所以他最近怎么就突然栽了?」叶修问。

夜雨声烦玩味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意思是你自己干的事儿,你自己猜啊!

「因为半个月前……?」叶修咽了咽口水,试探地说。

夜雨声烦点头。

「你一直清醒吗?难道没有休眠?」叶修目瞪口呆。

夜雨声烦摇头。

叶修也心神恍惚了,抛开黄少天居然被自己打击得这么惨、连身体都被刀妖操控了这一点不说,当时的告白还有旁观者在场,这一点也很具冲击力了。

「可是我当时什么都没说,他怎么就跑了。」叶修看了眼对方,「不会是你吧?」

夜雨声烦别过了脑袋,把视线移走了。



黄少天成了这个样子自然不能轻易让他回蓝溪阁,叶修深知这一点,而控制着那孩子身体的刀妖也没有流露出一丝想要离开兴欣的意愿,他便随了对方去了。

黄少天被刀妖附身后除了变安静了,似乎也没什么变化。叶修那边还要忙活兴欣的事情,没太多空闲跟他深入交谈,而且现在的“黄少天”沉默程度和周泽楷有一拼,很难让人产生与他交流的意愿(当然魂穿之前也没有)。除了包荣兴偶尔凑上去“挑衅”几句狮子座你怎么不找我们老大单挑外,其他人经历了最初的惊吓后,已经见怪不怪了。

兴欣的众人便只看见黄少天蹲坐在葡萄架下发呆,一待就是一整天,也不知道是换了灵魂还是换了脑子,但是这么安安静静的剑圣看起来倒更像是一幅画,赏心悦目。所以没人知道当黄少天显现出看起来把整个葡萄架子上的叶片都数完的呆木模样时,内心波动有多么剧烈。

「我说你个混蛋,什么时候能把我放出去!」黄少天本尊的意识吼道,「我还年轻,还没有钓到老叶,没有夺走他的芳心,你把我关在这儿不合适吧?」

「你太弱了,冰雨在你手里根本发挥不出它的真正价值。」夜雨声烦说。

「大哥冰雨都被你整断了,你不去修,妨碍我谈恋爱干什么?」黄少天愤恨,「那天我跟叶修告白,我就记得自己说完话,之后就有一段儿空白,然后就意识到被拒了。是不是你搞的鬼?」

「有个哲学家说,武林没有爱情*。爱情让人盲目,所以你才会被我控制。」夜雨声烦气定神闲地说。

「我靠你这么神棍你是不是中草堂派来的叛徒?中草堂贴的那张符给你灌输了什么异端信息?」黄少天目瞪口呆,「不管有没有爱情,你阻止我告白会被天谴的好伐?」

「所以冰雨断了。」夜雨声烦瞄了黄少天一眼,「所以我更不能放任你堕落下去。」

「我靠!有完没完啊!」黄少天欲哭无泪了,「这样,你总得让我告白吧!不管成功还是失败,总要让我完整面对啊!」

「万一成功了呢?」夜雨声烦翻白眼。

「……」看着眼前这张和自己一样的脸摆出了看白痴的表情,黄少天真是有苦说不出,「成功了我就事业爱情双丰收,精神力强无敌,你有什么不满的?」

「可我觉得你被拒绝的概率比较大。」夜雨声烦诚恳地回答。

「我靠我要是失败了你不就趁机掌控这具身体的使用权了吗?你有什么不满的!」黄少天悲愤,按照他原来的设想,告白失败了,最惨不过连朋友都不是,而现在真是破釜沉舟到底了,不成功便成仁,看来自己真的比想象的要更喜欢老叶一点。

「五次机会。」夜雨声烦看着黄少天阴转多云的表情特别想笑,「第一次你已经失败了,还有四次。」

「…………你过分了吧?第一次要不是你在那儿捣鬼我早就跟老叶在一起了好吗?」黄少天不爽了,但看见对方一脸“老子是boss老子说的算”的嘚瑟样子又只好把抱怨的话吞了回去,「好吧好吧,四次就四次,凭借我的魅力,四次足够了。不过说好了,接下来你可不能捣乱了啊!听见没?」

「不对,我说错了,你还有两次机会。」夜雨声烦说。

「你这个妖怎么还变卦?」黄少天质问,「有没有刀妖投诉协会来管一管啊?你这种妖应该被吊销执照!我还要找妖刀的保修单位,说好的十年之内包邮保质呢!」

「三个月前叶修约你来兴欣城劫镖,那天晚上你是不是趁着庆功酒的劲儿偷亲他了?」夜雨声烦观察黄少天的表情后心里暗爽,「还有在空积林躲避追兵时,你偷偷在刀柄上刻字,想着让他帮你还橙武时能看见,结果他没发现。」

「………………」黄少天眼神是死的,这两件事儿他都干过不假,但是这个混蛋怎么知道的!他那会儿可没带冰雨去兴欣。

「我们武器神灵都是有自己的联系渠道的,我不在不代表我不知道啊。」夜雨声烦说,「你这么怂,一次偷亲,一次暗送秋波,一次直接落跑,你觉得剩下两次能成功吗?干脆——」

「停!你又不是卖火柴的小妖怪,我不吃安利,不吃!我要追老叶!」黄少天嚎了一嗓子,他现在反而冷静下来了,虽然对方是自己宝贝武器的守护神,但是天天惦记着篡/权夺位,想要收割自己灵魂,也不是什么好妖怪。要想捍卫对自己身体的使用权,还要追求美好的爱情,真的不能怂了。

「你让我想想。」黄少天说,「你先把我弄回去,让我适应一会儿。」

「行吧。」夜雨声烦怜悯地看了他一眼,「我先睡会儿去。」

「睡吧睡吧。」赶紧滚吧,黄少天狂翻白眼。

他打了个激灵发现自己在石凳上坐着,而叶修也刚好回来。



「哟,还在这儿坐着呢?你是妖不会着凉,但是肉体扛不住,回去呗?」叶修说。

没想到老叶你这么关心我,黄少天感动:「老叶我这就跟你回去。」

「你是……少天,现在?」叶修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他把你放出来了?」

「呃……刀妖也是需要休息的嘛!」黄少天挠了挠头,「话说老叶你都不问我被那家伙困住时害不害怕,我感觉我们友谊的巨轮岌岌可危啊!」

「想什么呢……」叶修无语,「我怎么知道你跟他是什么状况。」

「什么叫我跟他?我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好不好?」黄少天跟在叶修后面往回走,「莫名其妙被魂穿了我也很绝望啊。」

叶修看了一眼黄少天,看着对方介于少年和青年的青涩的面庞上沾染的委屈神色,心里也有点不忍:「那他有没有跟你交流?比如怎么样才能恢复你对身体的使用权?」

「其实……」黄少天少有地在说话这件事上表现出弱势,他犹豫了一下说,「我跟他打了个赌,赌赢了他就不会再搞事情了。」

「什么赌约?」叶修问。

「没什么啦!」黄少天露出一个勉强的笑,「我这么强他还能拿我怎么办?老叶你不用操心了,吃饭没?没吃的话——走走走我们现在去!」

叶修被黄少天推着往屋子里走,他看见黄少天那个表情只觉得怪异又觉得没那么简单,黄少天的笑太刻意,不由得他起疑心。但他也不好直白地问,只能顺着对方的心思一步步走。

黄少天这顿饭吃的没滋没味。他刚才一怂,又错过了一次机会,如果跟叶修挑明了赌约,对方肯定会念着友谊情深不好拒绝自己。但夜雨声烦说去睡了,也说不准在那儿视/奸,到时候再恼了坏事。

叶修一言不发地吃着饭,他总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烫,像是被什么灼热的光束扫视着,有点扎也有点痒。他趁着夹菜的空当瞄了眼黄少天,发现对方赶紧转过了头,垂着眼看着脚面,生怕两束视线胶着在一起剪不开了似的。

叶修叹了口气,把筷子往碗上一撂,搬着凳子挪到了黄少天旁边,扳过对方的身子对着自己:「好了,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难过的跟哥哥我讲一讲,保证烦事消散。」

黄少天还郁闷着,酝酿了一下情绪才抬起头看叶修,眼睛湿漉漉的像一条落水的小奶狗:「老叶,我问你个事儿啊,你不准生气,也不准转移话题,听见没?」

「什么事儿?」叶修笑吟吟地看着黄少天,「你现在情况特殊,撒娇也不是不准许。」

黄少天踌躇了一秒,咬了下嘴唇,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然后猛地抬起头,眼神直勾勾撞进了叶修那沾染笑意的眸子里:「老叶,我半个月前跟你说的那件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叶修愣住了,他垂了垂眼睛又睁开了,还是用那种温柔如水的眼神看着黄少天,但是全然没有笑意:「少天你让我再想一下好不好?」




叶修找到黄少天时,对方又恢复成白天那个样子,垂着脑袋坐在床边上也不知道往哪儿看。

「他还在吗?」叶修坐在了黄少天的旁边,有点担心地问。

“黄少天”缓慢地摇了摇头。

「又跑掉了啊……」叶修看了看手心,然后慢慢收拢手指,「那你能告诉我你们立下的赌约是什么吗?」

「他现在在那儿使劲吼,说不能告诉你。」夜雨声烦说,「而且我也觉得不能告诉你。」

「你俩联合起来耍我是吧?」叶修略带惆怅地看了眼对方,叹了口气,「那我讲讲我跟少天的事儿吧。」

夜雨声烦的眼睛里增加了一分光彩。

「我第一次见到少天,是在十年前,那会儿他师傅魏琛还没有离开蓝溪阁,整天就知道带着一群熊孩子闹腾,还把我们俩寻来的冰雨剑扔给了其中最熊的一个。少天见我第一面,举着冰雨要找我报仇,说是我和老魏这一辈的恩怨要在他这一代结束。他那会儿十岁出头吧,两只手勉强握着冰雨还站不稳,朝我面门劈过来,只一个瞬间就被我踹翻了。

「他当然不服,爬起来带着眼泪鼻涕还要往我身上扑,然后被他师兄拽住了,嫌丢人就给带回去了。后来老魏离开蓝溪阁去巡游荣耀大陆,喻文州当了阁主,我怕他们师兄弟起内讧,抽空去了趟蓝溪阁。

「他那会儿变声期还没过,一见我红着眼睛嗓子尖尖喊混蛋叶秋,拿着他的宝贝冰雨就冲了过来。然后又被我一脚踹翻了。」

叶修笑着看向夜雨声烦:「所以你把冰雨弄断了,要不是他不能打你,肯定把你往死了折腾。不过也差不多,他这么话痨,也就我受得了。」

夜雨声烦看了眼叶修,然后转过了脑袋。

「后来发生了挺多事情,我也不知道他哪根筋抽了,居然看上我。」叶修叹气,「哥知道自己魅力非凡,但是被这个傻小子喜欢上真的不在我的承受范围内。」

「你要不要脸啊?」夜雨声烦一脸嫌弃,「哪儿有人说自己魅力非凡的!」

「我们的剑圣少天平日里最喜欢的就是用长篇大论吹嘘自己的帅气可靠,你别说那个时候休眠了。」叶修调侃,「而且这种时候你应该和我统一同一条战线,你不是应该多讲一些他的坏话吗?好让我干脆地拒绝他。」

「你知道什……」夜雨声烦攥紧了双手。

叶修没搭理对方,心情颇好继续说:「后来他长大了,跟喻文州一起把蓝溪阁经营成荣耀大陆三大门派之一,自己也成了大陆上著名的剑圣。他基本算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俩关系都是拌嘴和打架搞出来的交情,他喜欢跟我撒娇,我也由着他闹腾,但是没想到他居然会跟我告白。」

「你拿他当干儿子,他却想上你?」夜雨声烦挑眉。

「什么叫干儿子,我也很年轻好不好!」叶修喷了,「我算明白你也不是什么正经妖怪,在少天身边待久了,都会跑偏。」

「他半个月前跟我告白,我当时愣住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就跑了。后来我想了想,自己的确没有……爱好,但是如果是他,也不是不行。」

叶修说这话的时候特意放慢了语调,抬眼观察夜雨声烦的神态,发现对方眼睛里迅速亮了一下,然后攥紧了拳头,才徐徐吐出后半句话:「可惜他自那以后再也不敢来找我,还被打击到让你给附身了。还剑圣呢,老魏要是知道,会不会后悔把冰雨给他啊?你也不要绝望,好主人多的是,不一定非要在一个黄少天身上吊……」

夜雨声烦彻底颓了,叶修于心不忍:「别伤心啦,我给你瞅瞅有没有好下家,我看蓝溪阁新来的弟子卢瀚文就不错,再不行轮回的杜明也是可塑之才。」

看着夜雨声烦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叶修心里笑了几轮了,他清了清嗓子问:「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少天?」

「我靠!老叶你什么时候发现的!」黄少天差点跳了起来,等他反应过来后又捂住了脸,不敢抬头看叶修。

「你不是自称跟我关系最好,我的一切你都了解吗?作为你最好的朋友,你那点小心思我会看不出来?」叶修无语,「就你那一撒谎就乱瞟的毛病,十几年了,我还不知道?」

「我那点心思你就没看出来。」黄少天继续捂着脸哼哼,「那你还跟我闹,骗我很有意思吗?你刚才也是陪我演戏是吧?」

「骗你没意思,是我一直在骗我自己。」叶修叹了口气,「少天你把头抬起来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你自己看看我有没有骗你。」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黄少天竟从叶修的话里听出来一丝委屈,他抬起头望向叶修。叶修的眼睛像一潭秋水,平静澄澈,把他的身影映得清晰透亮。

黄少天有点心跳加速了,他咽了咽口水,站起身走到叶修正前方,两人仅隔着一掌的距离凝视对方。

「老叶,叶修,那你同意跟我在一起了?」黄少天心突突地跳,脖颈是烫的,手掌心也是烫的,他凑过去拉起了叶修的手,「那你不许反悔。」

「好,不反悔。」叶修眼睛带着笑意,热气也顺着他的脖颈往耳朵尖爬。

「那老叶,我们在一起的话,是不是应该干一些眷侣该做的事情?」黄少天红着脸咳嗽了一声,他瞄了一眼叶修,发现对方的脸色和他比不遑相让。

「喂,这进度太快了吧!」叶修自认脸皮厚,但是也没想过心里建设半个月才接受表白,然后就要奔二垒,但他想着自己作为长辈不能怂,所以勉勉强强点了头,「那好吧,就一下下。」

黄少天笑的特别灿烂:「老叶,马上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舌战群雄!」

叶修心下一横,老脸一腆,脖子一伸,把脸凑了过去。

但过了许久,他还是没有体会到苏沐橙看的那些言情话本里描述的“香香软软”的触觉,难不成黄少天又闹什么别扭了?

叶修睁开了眼。

他看见黄少天僵硬着一张脸,往远离他的地方挪了挪。

叶修捂住了脸。

「这傻小子怎么又因为精神力脆弱被魂穿了!能不能好了!」



END



后续1

在经过无数轮天人交战后,黄少天和夜雨声烦在小世界靠唇舌(字面意思)大战三百回合,最后夜雨声烦认了赌约重归休眠,黄少天夺回身体使用权。


后续2

自打初吻没能交出去,叶修有了心理阴影。以后再接吻,他都怕夜雨声烦跳出来,所以二人“圆房”也经过一番波折。
但是,真正到那一天的时候,黄少天身体力行地证明——叶修根本没有精力思考这些事情。


后续3

至于冰雨怎么修好的……请听下回分解(没有了


真·END


*这句话捏他自广泛流传的“电子竞技没有爱情”,把原作背景换算一下,就是这样了。

*刀妖设定有借鉴

评论(11)

热度(355)